皙亚 - 摔倒 【排球少年】囚瞳(NP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精彩放映影院,点击在线观看

    约莫是夕阳快要落下的时间,音驹和乌野之间的练习比赛结束,还没成熟的雏鸦在面对出色的成年猫时只能以完败而归,经过双方教练的总结陈词以后,众人便开始收拾球场,准备坐上新干线回家。

    被田中称做City Boy的山本猛虎在收拾的空隙找到了他,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姿态看上去有些扭扭捏捏,在龙之介以为他是来找茬的而露出凶恶的神情以后,山本支支吾吾地问道:

    “那个…我想说…你们的经…那个女经理…嘛……女经理的名字叫什么?”

    “哈?你小子!难道想对我们重要的——”

    “咚!”

    田中的话还没说完,球场上突然传来一声重物掉落的响声,被掐住脖领的山本猛虎和掐着他脖领的田中龙之介同时往声音来源处望去,似乎看到了什么奇怪的画面,两人的表情逐渐变得惊诧且夸张。

    下巴快要掉下来一样夸张。

    一直处在精神恍惚的边缘,在比赛中途好几次快要睡着又因为大家在球场上的精彩表现而惊醒过来,及川瞳的大脑直到练习结束也还有些晕乎乎的。

    因此在蹲下身抱起一颗散落的排球又迅速站起来以后,她的眼前一片模糊,连腿也软了下来,整个人直直往前倒去,却和意料之内的摔在地面上相差甚远。

    她撞到了另一个人,甚至连带着他也一同摔倒在地,明明是被连累的无辜者,却实实在在变成了小瞳的肉垫。

    时运不济。重重摔落在地上以后,孤爪研磨的脑海里只浮现出了这一个词汇。χyūsんūщū7.cοм

    不过这也没什么好令人惊讶的,无非是不小心撞到一块的意外事件罢了,真正让山本和田中感到讶异的是及川瞳爬起来以后的动作。

    她迷迷糊糊地扶着软垫缓缓直起身子,眼前的雪花碎片在五秒以后才堪堪消散,可在她的视线里出现的却不是少年吃痛的脸庞,而是紧抿着唇满脸通红的模样,周围一片寂静,连气息都凝结了起来。

    小瞳的双眸里染上几分迷茫,垂下眼眸便看见自己的双手正好一只摁在身下少年的腰腹上,一只摁在他的双腿之间。

    对,就是那块微微凸起的区域。

    孤爪研磨的命根子。

    “……”

    她和众人一同沉默着,也没有飞快将手收回,更没有迅速从地上爬起,而是慢悠悠地把趴在地上的双腿曲起,令双膝跪在地上足以撑起上身,手掌在这个过程中不自觉又往下使了使劲。

    “嗯……”

    少年下意识低吟出声。

    被她压在身下,研磨似乎也没料想到这个乌野排球部的经理明明已经看到自己的手放在他的什么部位,却还要继续摁着做出这种动作,听到从嗓子眼里不自觉传出来的奇怪声音,他本来就燥热无比的脸庞变得更为滚烫。

    所幸,在场的不仅有下巴快掉地的田中和山本,还有从日向翔阳和犬冈走之间靠神奇的肢体语言对话的场景中转移视线的月岛萤与黑尾铁朗,以及刚刚还盯着孤爪的背影碎碎念,看见他快速跑掉的几秒钟后就听见剧烈的声响,才转过身就瞧见这一幕的影山飞雄。

    影山和月岛的脸色都有些难看,只是月岛的情绪潜藏于内,影山的臭脸十分明显,黑尾的神情则充满了幸灾乐祸和期待事态将会如何发展下去的兴味,叁人不约而同定在原地,直至小瞳稍微有了些别的动作,月岛和影山才动了动僵硬的脚踝,朝地上的两人走去。

    身为旁观者,黑尾可没有他们脑子里的某些顾虑和别的什么想法,在他们动作的前几秒便捷足先登迈步到了及川瞳身旁。

    他俯下身单手勾住小瞳的腰间,另一只手握住她摁在研磨下体上的右手手腕,凭借身高以及力量优势将她抱了起来,和躺在地上堪堪用双手撑起上身的孤爪分开。

    转了个身,把少女悬空的娇躯放下,直到她站稳了才松开勾住她腰间的手臂,黑尾铁朗半蹲下来拍了拍小瞳身上沾到的灰尘,尔后仰起头笑眯眯地对她说道:

    “没有受伤吧,这位可爱的小姐?”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